当前位置:当前位置:首页 > 広角多角 > 第106章 隐患 正文

第106章 隐患

[広角多角] 时间:2023-03-29 05:22:32 来源:翩若惊鸿网 作者:ちょっと前はどうだっけ? 点击:197次
    “您是第章隐患创造了隐形衣的伊格诺图斯·佩弗利尔?”邓布利多仰头看着站在窗台上的伊格诺图斯问道,显得惊讶极了,半月形眼镜后面的蓝眼睛,惊讶地睁大了不少。

    伊格诺图斯·佩弗利尔,这个名字,对于大部分的第章隐患巫师来说都并不陌生,这个名字出现在一个巫师童话中,代表着一名富有智慧的主人公。而邓布利多更是第章隐患%E3%82%AA%E3%83%B3%E3%82%AB%E3%82%B8%E3%83%87%E3%82%A3%E3%83%BC%E3%83%A9%E3%83%BC%20~%20qc377.com%20%F0%9F%94%B7%E4%BB%AE%E6%83%B3%E9%80%9A%E8%B2%A8%E3%82%AA%E3%83%B3%E3%83%A9%E3%82%A4%E3%83%B3%E3%82%AB%E3%82%B8%E3%83%8E%2C%E3%83%A9%E3%83%83%E3%82%AD%E3%83%BC%E3%83%AB%E3%83%BC%E3%83%AC%E3%83%83%E3%83%88%2C1BTC%E3%81%AE%E8%B3%9E%E9%87%91%E3%82%92%E5%8B%9D%E3%81%A1%E5%8F%96%E3%82%8B%21%E3%82%AA%E3%83%B3%E3%82%AB%E3%82%B8%E3%83%87%E3%82%A3%E3%83%BC%E3%83%A9%E3%83%BC通过他多年的研究知道,伊格诺图斯·佩弗利尔确有其人,并且他的第章隐患后裔还是现今魔法界大名鼎鼎的波特家族。传说中的第章隐患隐形衣也确有其物。然而,第章隐患即便是第章隐患那位名叫伊格诺图斯·佩弗利尔的男巫被称为战胜了死神的男人,故事中记载着最后坦然迎接死亡的男巫也不可能还活着出现在这里,并且还以一副死神的第章隐患打扮现身。

    “没错,我确实是第章隐患隐形衣的创造者。”伊格诺图斯在窗台上翘着二郎腿坐了下来,点了点头肯定了邓布利多的第章隐患猜测。“真不愧是第章隐患这个世纪最伟大的白巫师,”他赞扬到,第章隐患“现在大部分的第章隐患人都坚定不移地相信我的隐形衣是死神给的呢!”

    “多谢您的第章隐患称赞。”邓布利多笑容有些僵硬地说道,第章隐患即使经验丰富的他面对着伊格诺图斯都感到了力不从心,且不说这么一位活在遥远的过去的巫师出现在霍格沃茨究竟有着什么打算,就邓布利多所了解到的,佩弗利尔三兄弟都绝非善类。

    佩弗利尔三兄弟是死亡圣器的制作者,此外他们还都是强大聪明的黑巫师,虽然邓布利多熟悉现在的波特一家,但对伊格诺图斯这位波特家的老祖宗没有太多的了解,邓布利多无法猜测伊格诺图斯的想法,也无法判断他是%E3%82%AA%E3%83%B3%E3%82%AB%E3%82%B8%E3%83%87%E3%82%A3%E3%83%BC%E3%83%A9%E3%83%BC%20~%20qc377.com%20%F0%9F%94%B7%E4%BB%AE%E6%83%B3%E9%80%9A%E8%B2%A8%E3%82%AA%E3%83%B3%E3%83%A9%E3%82%A4%E3%83%B3%E3%82%AB%E3%82%B8%E3%83%8E%2C%E3%83%A9%E3%83%83%E3%82%AD%E3%83%BC%E3%83%AB%E3%83%BC%E3%83%AC%E3%83%83%E3%83%88%2C1BTC%E3%81%AE%E8%B3%9E%E9%87%91%E3%82%92%E5%8B%9D%E3%81%A1%E5%8F%96%E3%82%8B%21%E3%82%AA%E3%83%B3%E3%82%AB%E3%82%B8%E3%83%87%E3%82%A3%E3%83%BC%E3%83%A9%E3%83%BC否对霍格沃茨无害。

    “您……到霍格沃茨来,有什么事吗?”邓布利多尽可能地用和善的态度去避免刺激到伊格诺图斯,一边思考着是否该联系波特家族让他们来霍格沃茨把他们的老祖宗给接回去。

    “当然是,回家看看啦!”伊格诺图斯漫不经心地答道。这个回答人邓布利多大感意外,如果,伊格诺图斯说的是实话。

    “霍格沃茨曾是您的家?”邓布利多取下他的半月形眼镜擦了擦后问道。即便伊格诺图斯说的是实话,但邓布利多都很难相信。毕竟伊格诺图斯·佩弗利尔所处的年代太久远了,虽然邓布利多都不知道佩弗利尔三兄弟这个故事发生的确切年代,但有一点邓布利多可以肯定的是,伊格诺图斯·佩弗利尔生活的时代比四巨头的时代还要早。“可据我所知,在霍格沃茨魔法学校建立之前,这是属于斯莱特林家族的城堡。”

    “确实没错啊,因为后来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我侄子他的后人在守护这座城堡。”伊格诺图斯答道,有些无奈地摊了摊手。“毕竟我的后人因为我的选择只能世代单传,没那么多人手reads;谁都别惹我。而在此之前,这座城堡是我们三兄弟成长的地方呢!”伊格诺图斯微微抬起了头,望着哥特式风格的吊顶,眼神中充满了怀念。

    邓布利多盯着伊格诺图斯,他还是很难相信这位他聘请来的黑魔法防御课教授是伊格诺图斯·佩弗利尔,毕竟,口说无凭。

    “我能否知道,为什么您以如此装扮而且还一身伤的模样待在这儿?”邓布利多再次问道。

    “因为我现在是死神嘛。”伊格诺图斯意味深长地笑了,对于欺负后辈伊格诺图斯一向乐此不疲。而正如伊格诺图斯所料,邓布利多更加的怀疑了,不过说实话,这样的事情说出来,任凭谁都难以轻易相信的。

    不过,伊格诺图斯需要邓布利多相信他所说的一切,借助邓布利多纠结着是否相信他的时间,伊格诺图斯思考着是否该透露一些有关阿瓦隆的情况给邓布利多。[不知道如果我泄露了他们的真实身份,小萨拉他们会不会发火呢?]伊格诺图斯以一种等着看戏的心态猜想到。

    “阿嚏!”正在和混沌女神菲洛米娜战斗的哈利突然打了一个喷嚏,他有些疑惑地揉揉自己发痒的鼻子,戈德里克则立刻赶到了他的身边。

    “不舒服?”戈德里克低声问道,哈利摇了摇头,目光很快又移回到匍匐在地如蝼蚁一般垂死挣扎的菲洛米娜女神身上,如果没有刚刚那一个喷嚏干扰了他,哈利就已经将这名混沌女神清除了。

    哈利举起手,再次将力量汇聚,戈德里克注视着他绿眼睛的爱人,蹙起了眉头。

    哈利最终还是没能杀死菲洛米娜女神,当他的攻击向早已失去反击能力甚至连回避都不能的菲洛米娜女神飞去时,一道突然出现的力量阻碍了哈利的攻击,将他的攻击拦截在接触到菲洛米娜女神之前。

    “是谁?”哈利低声说道,寻找阻碍他的家伙,戈德里克将哈利拉近自己,虽然戈德里克很清楚自己的力量甚至不及他的爱人的十分之一,但他依然要把哈利纳入自己的保护范围。戈德里克刚刚这么做,一个看不到脸面甚至连性别身高都无法判断的身影突然出现,并将菲洛米娜女神给抱入怀中,似乎准备带着她逃走,哈利连忙动手阻止。

    哈利无法判断蒙面的那位究竟是谁,他大概可以判断那也是一名神明,可并不是他所熟悉的,判断出主人是谁的力量。

    哈利不想放走混沌女神,,但那名神明,“他”或者派“他”来带走混沌女神的那位对六翼羽蛇神显然非常了解,六翼羽蛇神虽然极为强大,并且对大部分的毒物免疫,却有着极其致命的弱点,一些特殊的草药,便足以让六翼羽蛇神动弹不得,几乎只能任人宰割。哈利不止一次地吃过这种亏,第一次被兰斯·冈特利用了这个弱点绑架了他,第二次则是在不久前,就在霍格沃茨就遇到了对他来说非常麻烦的植物。而现在恐怕是第三次。

    当那个蒙面的神明将一把药粉喷向试图阻止的哈利是,哈利连忙捂住了自己的口鼻并用魔力和神力同时加起两道保护屏障,甚至戈德里克都为他设了一道,但哈利还是接触到了些许粉末,而且仅仅是皮肤接触,哈利就仿佛全身的力气都被人夺走一般瘫倒在戈德里克的怀中。

    “萨拉!”戈德里克在哈利往下倒的时候及时地借助了他,并抱着爱人躲过来自蒙面神明的一击。不过那一击,那个神明显然也并不打算真的就靠那样一击解决掉哈利和戈德里克,那位神明虚晃一枪,便带着菲洛米娜女神逃走了。戈德里克抱着他绿眼睛的爱人,感到十分的困惑。明明在这种情况下,那名神明可以轻而易举地杀死他们,为什么他却选择只带着菲洛米娜女神就离开了?

    戈德里克想不透,他现在也没有心情去想,哈利的脸上泛起不正常的潮红,看起来像是发烧了,但稍微站稳了的哈利却不乐意戈德里克继续抱着他了,虽然他仍旧有些脱力地只能靠着戈德里克reads;恋上滑头鬼之孙。戈德里克怀疑哈利是在逞强,他的爱人总是,不乐意向他人展示他的软弱。戈德里克当然知道他的这位绿眼睛爱人总是骄傲的,而且他所处的环境也总是不允许他软弱。不过,在自己面前都不愿显露脆弱这让戈德里克有些小郁闷。不过很快,戈德里克就认为他知道原因了,因为他看到了丝特芬妮和安卡莎远远地在向他们跑来。

    “萨拉你,还好吗?”在丝特芬妮她们到达之前,戈德里克低声在爱人耳边问道,他依然有些担心,即使哈利的脸上看起来恢复了正常,可毕竟他们不清楚那个神秘的粉末没有别的危害。何况,哈利身上还有不少虽然不严重,但可不可轻视的伤口。他们之前只察觉到了那些接触到哈利皮肤的粉末,但实际上,有可能有更多的粉末通过那些伤口,在哈利体内扩张着效力。

    “不用担心。”哈利说道,抬起头给了戈德里克不明显的微笑,但依然不靠着什么东西就很难站着,可他却让自己看起来好像只是非常随心地倚着戈德里克一样自然,因此即便是很了解哈利的丝特芬妮和安卡莎打量了哈利许久,却都没有看出更多的端倪。不过丝特芬妮的目光依旧在哈利身上的每一道伤口处游走,似乎在评估戈德里克的保护能力,虽然她也清楚,之前哈利和戈德里克是分开的。

    最后,丝特芬妮走上前,取出一张手帕在哈利的脸上轻轻地擦拭那张漂亮的脸上沾染上的血迹,并用魔杖治好了哈利脸上的伤痕。哈利和戈德里克都松了口气。

    “你们这些男人还真是不会好好照顾自己。”安卡莎的目光从戈德里克的手臂出掠过,那儿因为受伤已经被血染红了一大片了。在哈利赶来之前,独自一人应付的戈德里克战斗得非常的辛苦。不过好在,这场危机总算是结束了。“看来我们还得帮你们把这些血迹给清除了。”安卡莎盯着位于高高的天花板上的一滩还不断往下滴的血迹皱了皱眉头,但并不意外。对于巫师来说,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她挥一挥魔杖,首先清除了那部分血迹。“你们赶快把身上的伤给治好。”

    “麻烦你们了。”哈利回应道,丝特芬妮皱了皱眉,但没有说什么。

    当他们相互治疗好对方身上的伤,并监督家养小精灵们清理好之前打斗留下的痕迹后,时间已经到了第二天的凌晨四点,早已通知赫敏他们先休息的哈利他们终于在确认完一切都没什么问题后,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向自己的卧室走去。今天真是把他们给累惨了,无论是*还是精神。

    当哈利躺到有着舒缓神经效果的泡泡的浴池中时,被温暖的水包围着的他才感觉舒服了些许,虽然甚至连进入浴池,都是要在戈德里克的协助下才能完成的。哈利不确定,那种粉末的效用在他的身上究竟会残留多少时间。今天下午,他们还要事情要忙呢。

    “萨拉,我觉得我们刚刚把伊格诺图斯给忘了。”戈德里克用手拨着水,靠近爱人身边后说道。“他之后去哪儿了?”

    “他需要和邓布利多解释一些事情。”哈利微微地眯起了眼睛,太温暖太舒服了,让他很想就这样睡着好了。

    “这样啊,”戈德里克立即明白了伊格诺图斯·佩弗利尔会和邓布利多解释些什么,他有些好奇伊格诺图斯要如何说服邓布利多信任他,而且,戈德里克也有问题想要询问伊格诺图斯,不过现在,问问本人或许也不错。“萨拉,”戈德里克说道,哈利微微睁开他翠绿的眼睛,扭头看着戈德里克,“你的气息,为什么有些浑浊了?”

    “戈德你……是什么意思?”哈利完全睁开了眼睛,不解地问道。

(责任编辑:数独)

相关内容
精彩推荐
热门点击
友情链接